男子汉去翱翔——空军航空兵某旅旅长郝井文的
时间: 2019-01-04

首届抗衡空战比武,郝井文就摘得一顶“金头盔”。此后数届,只有他的部队参赛,就一定要力争第一。

新华社南京1月4日电

从第一次驾驶战机飞上蓝天,郝井文就陶醉于那种鸟瞰苍穹、傲视天下的美感。随着实战化训练的始终深刻,他更沉迷于那种对抗与较量中的快感。

多架战机,高下翻飞,左右滚转。从高度8000米打到1000米,大载荷地拉起、反扣、咬尾、摆脱,暗渡陈仓,攻防变幻……

空军于2011年开始组织对抗空战考核,极大地释放了歼击机部队的战斗力。翱翔员们说,只有飞过自由空战,你才懂得到什么叫“天高任鸟飞”。

对郝井文来说,飞行,是挑战、是任务,但首先,它是一种享受。

这就是自在空战,其间,拼的是技能、智慧,是意志、默契,是方方面面。“太有意思了!太有意思了!”说起空战,郝井文面部表情跟肢体语言都丰富了良多,连声音都高了一个八度:“比任何大片、游戏里的闭会都刺激!”

成为一名战役机飞翔员的先决条件有很多,但在郝井文看来,最基础的一条,就是这股爱刺激、爱挑衅的闯劲跟拼劲。

新华社记者 张玉清、张汨汨、黄明

练到这种程度,郝井文仍然认为“还没到达极限”。跟着人员素质、装备技巧和战场认知的不断变革,他们的训法和战法也在一直发展。

“就看谁研究得透。”郝井文说。胜负之差,往往就在毫厘之间,迟半秒扣动扳机,就可能功亏一篑。郝井文带着飞行员进行千百次的苦练精飞、浩如烟海的飞参判读,甚至连雷达扫描到多少行截获最准确、机身回转到多少度更能占当先机,都要摸查清楚、验证准确。

然而,“窗户纸”捅破之后,兄弟部队很快赶了上来,郝井文所在军队领跑变得越来越不容易。并且,旅里的战机已服役近20年,从当年的最新最强,成为今天的“老旧机型”,练习水涨船高,设备性能掉队,那就只能练得更精、钻得更细。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4887铁算盘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